因疫情宅家超九成大学生有不同程度社交焦虑

原标题:因疫情宅家 超九成大学生有不同程度社交焦虑

从今年1月29日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学生在家不外出、不聚会、不举办和不参加集中性活动开始,大学生们宅家学习的效率,就成为社会公众关注的焦点。网络上,各种大学生宅家学习“指南”的点击率,分分钟蹿上热搜榜前十的位子。

虽然有79.3%的同学有改善身心健康的计划,但其中只有6.1%一直坚持执行计划。同学们对于身心健康的自我调整不够重视,很多计划并没有落到实处,60.9%的同学在疫情期间虽然制定了目标,但是只能完成一部分。

日前,东华大学团委发起了一项关于大学生疫情期间学习、健康、生活情况的调研,654名大学生参与其中。

94.1%的同学会在参加聚会或一些社交活动时产生不同程度的焦虑,88.2%的同学在课堂和会议上被当众提问时会感到紧张焦虑。值得警惕的是,45.4%的同学讨厌人多的地方,害怕表现自己;42.7%的同学经常手机不离身,装作自己很忙的样子;40.1%的同学表示自己能打电话的绝不会当面说,能发消息的绝不打电话;39.5%的同学在看到认识的人时“不知道怎么打招呼、会选择绕道而走”。

“疫情期间,大学生们的学习方式、生活方式等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这对学生们身心健康、学习效果和生活状态都可能产生重大影响。”共青团东华大学委员会书记沈洁告诉记者。

怎么办?从党员入手。刘俊敬充分发挥了党组织的号召力,让社区工作者与党员居民成为第一批志愿者。从自家入手,党员干部带头,把不符合规定的事项一一排查解决,居民服气,工作才好继续开展。

社区排水系统管道更新需要拆掉许多私建的棚屋,一些楼栋居民还得破开刚装修好的房屋墙体,工作推进阻力非常大。

同时,各社区建立工作者事务所,与辖区内社区工作者建立劳动合同关系、依法签订劳动合同,为社区工作者缴纳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协助做好社区工作者薪酬管理、教育培训、绩效考核、档案管理等工作,进一步强化基层岗位引人、留人、用人。

为提高社区工作者待遇,北辰区参照新入职公务员标准,建立“三档十八级”岗位等级序列并缴纳五险一金,刚毕业入职的工作人员也能拿到近五千元的到手收入,人员流失情况有所改观。

社区工作者的待遇偏低,是影响服务能力的老大难问题。一名社区工作者告诉记者,年轻人往往工作不到一两年就会离开,“社区工作就是个人头越熟越好办事的活,前脚刚摸清门路和邻里关系,后脚就换人了,长此以往根本没法保障服务水平。”

(责编:郝孟佳、熊旭)

疫情对大学生社交的影响看上去比对学业的影响更大,大部分同学在需要语言交流时,尤其在当面交流的情况下,会感到不舒适,选择逃避。

宅家学习,虽然能让学生较为合理地分配娱乐和学习时间,但也存在容易让人懈怠、容易受其他因素影响的问题。比如,53.1% 的同学表示容易受游戏等因素的诱惑,学习态度时好时差,容易被干扰;有51.9%的同学对自己的时间规划感觉一般,有31.9%的同学对自己的时间管理不满意。

从已有的新闻报道来看,一些家庭陷入了孩子与父母吵架、冷战,双方“相看两生厌”的状态。此外,此前有研究显示,社交焦虑的发生趋于年轻化且发生率逐年上升,约16%的大学生报告有“比较严重的社交焦虑”,并影响他们的基本生活。“因此,我们觉得有必要特别关注大学生们宅家的情况。”沈洁说。

在马雪负责的四栋楼里,已经80多岁高龄的社区居民王祥林,在妻子与孩子去世后孤身一人居住,但他性格十分要强,社区网格员上门时他总说自己没有需求,不想接受帮助。

报告指出,上述现象均表明,社交焦虑对于学生自身正常的社交、自我认识和平时的学习工作等都会造成严重的影响。但是,61.8%的同学在面对社交焦虑时,没有寻求帮助,觉得自己可以解决。甚至有24.4%的同学不重视社交焦虑,感觉没有必要寻求别人的帮助。

“挣得不多还辛苦,哪儿有那么多年轻人愿意干!”提起过去的待遇状况,不少社区工作者都只能撇撇嘴。社区工作者待遇低,很难留住人。

对接安保、路灯维修、电路更新、除草绿化……一年多来,社区党支部把物业的活挑了起来。土路变水泥路、棚屋变花坛,社区环境好了起来,对“红色物业”的做法,居民们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在解决线上学习出现的问题时,77.9%的同学会自己查找资料,58.7%的同学合理利用学习软件,60.6%的同学会选择与同学讨论。值得注意的是,只有31.2%的同学选择直接询问老师。这是大学生与中小学生网课的较明显区别,他们更倾向于自主学习,而不是与老师互动。

北辰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新经济新业态对基层治理提出了新的要求,在做好群众工作的同时,也要时时优化组织模式,为基层治理增添力量。

62.5%的同学认为社交焦虑会使自己经常害怕做得不好或者做错了什么,58.6%的同学会不自信、容易自卑。同时,有38.2%的同学会伪装自己,讨好别人,也会开始少言寡语;34.2%的同学会出现过多的自我指责,27.0%的同学会无法集中精神。

报告显示,现阶段,约七成的同学网课学习以直播课和录课为主,“先看录课、再进行直播讲解”只是其中较小的部分。同学们在上网课期间的出勤情况较好,有77.5%的同学会按要求出勤每一节课。但相较于线下课程,超过八成的同学无法完全掌握老师讲解的知识,或多或少存在疑惑。这说明网课的形式对同学们的学习效率确实存在一定影响。

为此,北辰区专门划拨资金,将社区工作经费纳入区级财政预算,社区党组织活动经费按照150元/人标准拨付,社区办公和活动经费平均每年每个社区不少于10万元,每年每个社区服务群众专项经费10万元。

报告认为,这与大学生对心理咨询工作了解较少有一定关系,有46.7%的同学“不了解”什么是心理咨询,也没与学校心理咨询老师交流过或者参加一些心理讲座。

在被问到“每天时间分配情况”时,有19.4%的学生表示,自己大部分时间都用于学习,但仍有26.9%的学生表示“大部分时间用于娱乐”。值得注意的是,有1.3%的学生“只学习不娱乐”,还有5%的学生“只娱乐不学习”,47.5%的学生“学习和娱乐时间各占一半”。

报告指出,宅家学习严重限制了同学们的室外活动,又因为室内空间有限或其他原因,导致同学们难以好好锻炼身体;此外,没有规律的作息方式、过长时间使用电子产品以及不健康的饮食习惯也导致了同学们身体健康方面的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同学们在对自身健康进行评价时,最担心的是“身体健康”。

调研还针对学生疫情期间身心健康方面做了专项研究。疫情居家期间,有73.2%的学生与父母有高频率的交流,并且绝大部分同学都有在家做家务为父母分摊压力的行为,还有36.6%的学生居家期间仍坚持体育锻炼。在对自身健康状况进行评价时,选择“健康状况相对良好”和“处于亚健康状态”的同学占比分别为45.1%和36.6%。

针对开学后的社交焦虑缓解途径,报告也给出一些调研数据。比如,有85.5%的同学认为应当调整自己的状态,保持良好的精神面貌;74.3%的同学认为开学后要多找朋友们聊天,适应面对面社交的状态;65.8%的同学选择在做好安全防护措施的前提下,偶尔走出家门,增加社会互动;59.2%的同学选择了适当进行体育锻炼,保持身体的活力来应对社交焦虑。(记者 王烨捷)

类似的社区,几乎都成立了居民自管会、社区自治管理监督组织等机构,发动居民,群策群力,走出了一条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社区居民自治管理新路子。

调研还进一步开展了对大学生“社交焦虑”情况的调研。疫情期间的日常交流,有88.8%的同学更倾向于使用微信或QQ等社交媒体,仅有9.9%的同学选择“面谈”。此外,有91.5%的同学认为自己对网络社交产生了不同程度的依赖感,有90.2%的同学在网络社交中,会因为对方长时间不回复而产生不同程度的焦虑;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生活时,54.6%的同学只是抱着想分享的目的发表,但有40.2%的同学会比较在意他人的反馈。

网课学习有利有弊。调查结果显示,疫情过后,希望继续在网络平台学习的学生占21.9%,不希望继续在网络平台学习的学生占35.6%,希望网络课程和线下课堂相结合的占42.5%。

“五常五送”工作法,是林则银和她的团队摸索出来的一套经验方法,包括常敲空巢老人门、常串困难群众门等,把社区治理的着眼点聚焦困难群体衣食住行的细微之处。“社区工作方法常想常新,总结后再定期与周边社区推广分享,一来二去,大伙的工作都有了进步。”林则银认为,基层治理关键就在于一个“细”字。

今年年初疫情来袭时,马雪担心老人遇到困难,又不想过多打扰老人。“如果早上窗帘拉开,就说明老人起床了,晚上灯光自然关闭,就说明老人入睡了。”马雪表示,帮扶要往心里去,就得多动脑筋,从生活点滴中看出门道。

对一些生活出现困难,却又羞于启齿的居民,除了日常关注外,网格员们还通过帮助打扫整理房间或入户宣讲等机会确认其饮食居住情况。如“早看窗帘晚看灯”等口诀已成为社区网格员们口口相传的小妙招。

“微创新”不只是表面功夫,对于社区居民尤其是困难群众而言,是实实在在的“雪中炭”。22位独居老人,256位空巢老人,社区困难群体的“一本账”,社区网格员马雪一清二楚。

走进天津市北辰区宝翠花都社区居委会,映入眼帘的是一面表格墙,其中许多都被涂上了或粉或紫的色块。“那是用来标注居民的情况,粉色代表出租户,紫色代表独居老人。”社区党支部书记林则银解释说。

2019年,社区党委率先在全街打造“红色物业”党支部,承担起物业的服务职能。每天早晨七点半,刘俊敬就和“红色物业”党支部书记兼服务队队长王长海一起召开晨会,把需要解决的问题和需要沟通的事项一一列举,再上门做工作。

一张表代表一栋楼,一面墙就是一个社区,困难及特殊群体的居住情况通过颜色表示,情况一目了然。从面对面教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机,一对一提供家政服务,到电话预约生活必需品采买,类似的基层治理“微创新”,在宝翠花都及周边社区的日常工作中都很常见。

居民们习惯了“散养”生活,小区又没有物业,小区绿化区早被“开发”成了各家菜地和庭院,部分居民为图省事,把空地变成堆放装修废料的垃圾场。提起乱象谁都知道,真要先从自己身上“开刀”,却没有几个居民愿意配合工作。

Author: radsworl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