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异动蔚来、理想止跌反弹威马拟登陆科创板头部造车新势力排队IPO

每经记者 黄辛旭    每经编辑 孙磊 赵云    

作为最先IPO的两家造车新势力,蔚来和理想的股价终于迎来了反弹。截至美东时间8月17日收盘,蔚来(NIO)股价上涨7.25%,报14.05美元/股;理想(LI)股价上涨5.62%,报15.42美元/股。

此外,近3年,宁夏三大电力外送大通道在此技术加持下累计新增外送电量利润79.06亿元。据国家电网公司统计,2017年起,银东(宁夏到山东)直流输电工程能量利用率连续三年排名世界直流输电工程第一。(完)

进入2020年,造车新势力两极分化特征愈加明显。博郡、拜腾、赛麟等多家新造车企业陷入运营困境,而以蔚来、威马、小鹏为代表的头部阵营则实现了稳定的量产与交付。

启信宝数据显示,威马目前共完成7轮融资,其中有三轮融资公开披露了融资金额,合计约为170亿元。据沈晖公开透露,威马累计融资已接近230亿元。

据了解,以中国工程院院士、高压直流输电技术与装备国家重点领域创新团队带头人汤广福为负责人的鉴定委员会,对这两项控制保护技术的评价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威马汽车确实正在准备登陆科创板,但具体融资金额等还不清楚。”一位不愿具名的汽车业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坊间传闻,威马IPO计划最快在今年内实现,目标估值约为43亿美元(约302亿元人民币)。对此,记者向威马汽车官方求证,对方仅表示:“关于市场传言,公司不予置评。”

根据公开数据,科创板自2019年7月22日开板后,到2020年7月21日,上市的企业数为133家。其中,没有一家汽车制造商,更没有一家造车新势力。曾有奇瑞新能源等传统车企传出计划登陆科创板的消息,但目前还无下文;也有博郡等造车新势力放言要瞄准科创板,可如今已“查无此人”。

所以为获得更多资金支持,头部的造车新势力们开始加快IPO进程。7月30日,理想汽车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成为蔚来之后第二家上市的造车新势力。8月8日,小鹏汽车也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文件,文件显示公司将拟按代码“XPEV”在纽交所挂牌交易。业内有观点认为,目前会是造车新势力上市的最佳窗口期。

据了解,科创板明确要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生物制药等符合国家战略、拥有核心技术的科技创新企业。所以瞄准新能源又强调智能网联的造车新势力们曾被看作是最有希望登陆科创板的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威马一直在对外传递其科技标签。比如,在5G车用化、V2G反向充电、自动驾驶商用化等领域,威马均有布局。而从威马“三步走”的战略来看,其第一步是做智能电动汽车的普及者;第二步是成为数据驱动的智能硬件公司;第三步是成长为智慧出行的新生态服务商,而这些在技术层面的布局或将成为威马登陆科创板的重要助力。

威马汽车准备IPO之事并不令人意外,但与其他造车新势力不同的是,威马将目标对准了科创板。一般而言,科创板的准入对象基本为国内高科技、高创新型企业。目前,科创板还没有一家汽车企业成功上市,如果威马能顺利登陆科创板,其意义将不止于融资,或将对外界具有展示性作用。

“威马最近有IPO的打算。”一位投资人士也曾向记者透露,但不同于蔚来、理想和小鹏,威马选择的资本路径是登陆国内科创板。

此前有分析认为,资本市场对造车新势力的热情似乎回温,而IPO成为头部造车新势力竞逐的新赛道。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继蔚来、理想和准备赴美IPO的小鹏汽车之后,威马汽车也在准备冲刺资本市场。

“造车烧钱”一直是业内共识,根据蔚来创始人李斌的说法,200亿元只是造车门槛。眼下,随着造车新势力进入终局之战,资金仍是决定其生死的关键。

头部造车新势力集体冲击IPO

眼下,威马仍在推进D轮融资。“D轮计划面向海外市场融资,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产生了延迟。”按照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的说法,威马目前已经走过了0-1的阶段,而接下来的1-1000阶段还会面临各种挑战,同样需要资金支持。但关于上市计划,威马对外的说法仍为“不予置评”。

事实上,早在去年9月就有媒体报道称“威马汽车大股东出现变更,其在为IPO做准备”。彼时,威马汽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误读,威马目前还在专注于D轮融资,距离IPO还较远。”

“登陆国内科创板比海外上市更难,科创板对技术要求还是比较严格的。”一位证券分析师表示。

“海外市场不一定认可企业的估值,如果估值上不去,已经投资的股东们就比较吃亏。”上述汽车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了威马选择科创板的另一个原因。

“目前,造车新势力不上市的话,已经没有其他融资渠道了,甚至各地方政府也在收紧这方面的投资,蔚来已经把合肥这张底牌用掉了。”上述汽车业内人士说。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2012年,国网宁夏电力有限公司牵头,国网宁夏电力检修公司联合国内多家高校和企业对“交直流断面联锁防控技术”进行联合攻关。2013年,此项技术被国家电网公司列入《防止直流换流站单、双极强迫停运21项防事故措施》。

国网宁夏电力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过去,换流站如果一台换流设备出现故障,相关联设备被迫全部停运,且需手动重启、用时需200分钟左右,此外上游发电企业也要停运至少6台60万千瓦发电机组。2015年,国网宁夏电力检修公司创新发明了单换流器故障快速隔离及重启方法,与此相关的设备故障可自动识别且200毫秒内即可自动重启非故障设备,一台发电机组都不用停运。此项技术被列入国家电网公司特高压直流工程典型设计方案。

在国际上,这两项保护控制技术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成套出口国际市场,在巴西美丽山±800千伏、巴基斯坦默拉±66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得到应用。

“我们的优势是有稳定的现金流管理,即使一分钱没有融到,也可以稳健运营很多年。”沈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透露,国内基金和地方政府都对威马汽车表示了支持态度,威马“不差钱”。

如今,这两项针对直流输电控制保护的创新技术已成为宁夏靓丽的“创新名片”,成为在建在运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标配”。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之前威马计划于海外上市,但瑞幸财务造假事件后,中概股在海外上市难度增加,所以威马开始转战科创板。”上述投资人士解释称。

Author: radsworld.com